,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佛学知识 >> 相关资料 >> 正文

所谓美食,处处透着失去人性的残忍

2010-06-23 09:13:02 来源:达州佛教网 浏览:1591

所谓美食,处处透着失去人性的残忍

    比如广东名菜“三叫鸡”,就是把刚出生的幼鼠生吞活剥。至于声名遐迩的猴脑宴,更是在那些人类的远方亲戚的惊叫和挣扎中开颅取髓,大快朵颐。
    有人说,这些都是出自过去时代的两广这类瘴气弥漫的南蛮之地,是中华文明的光辉照耀不到的地域的副产品,是马来人种和流放族群混合后的文化残渣。其实被称为中华文明摇篮的黄河流域也出现过活吃黄河大鲤之类的招牌菜肴,其残忍指数不遑稍让。在激流中生长的黄河大鲤生命力奇强,有生力强筋的功效。该鱼离岸后用纸片捂住鱼眼,数小时仍然活蹦乱跳,解刨干净,鱼身切成菊花口,整鱼入油锅,鱼身浸入油中,头尾外露,当鱼身炸至金色,即可装盘并淋上配料。此菜上桌后,鱼头尾尚在活动,鱼身鲜香酥嫩,确系人间至味。又有五千年文明史的巴蜀锦官城-----成都郊区一镇,有道脍炙人口叫做“九曲鹅肠”的江湖名吃。为享此口福,每天远自成都城区驱车赶来的食客盈万,小镇全民开店,家家客满。“九曲鹅肠”烹制并无密术,只是鹅肠均取自活鹅,其鲜嫩脆自不可言说。我曾身历该镇,不时路遇一群被掏空胃肠的鹅挺着残存的生命蹒跚而过。上世纪九十年代在河北某地,得尝暴炒活驴肉。那驴戴爵蒙眼绑踢固定在四根桩子上,厨师把驴臀皮毛刮洗干净,用刀划下一圈,揭下一层皮来,再一刀刀剜下一片片血淋淋的驴肉,直接投进边上架在柴火上的大铁勺里,那铁勺已然被火烧得发红,驴肉神经尚活,落锅后遇热收缩,在锅里不歇跳动,并不需要厨师翻炒。那驴被绑定的四肢拼死地挣扎,戴爵的嘴发出一声声含混的哀鸣,却无力阻止厨师的刀锋。反是在此情此景中,厨师愈发意气风发,边上的看客更是垂涎欲滴。在日本,东南亚,活物入菜也是常见。特别是日本,有一种料理,就是把一种游动的小鱼直接生吞,除却生理上的不适应,技术难度也是相当高的。东方民族大多有数千年农耕文化的传承,属于粮食养大的“草食动物”,对活物的奢好,与植物培育的肠胃其实是格格不入的。牛扒、鹅肝、鱼籽酱,算得上西方比较共认的美食。牛扒的美味,不在配料而在火候。在内地的酒店很难吃到可口的牛扒,原因总是煎烤太老,你提出五分熟,上来时怎么也得八成的火候,你如要三成熟,怎么也得过了五分。好吃的牛扒绝对不能过了三成的火候,最佳的口感在两分熟的程度,薄薄的一层表面煎烤略焦略硬,冒出浅浅的油脂,切开后是粉红的肉和着鲜艳的血水,既有煎烤的香味,又有上品牛肉原汁的鲜腥。鹅肝是顶级的西方传统美食,尽管现在肥鹅已被流水线喂养,让这味美食在中国大都市的酒店里泛滥成灾。吃鹅肝的传统源自埃及,据说古埃及人用无花果喂养肥鹅,无花果的丰富的糖份让肝恣意地生长,然后破鹅取肝。鹅肝说得通俗一些,就是鹅身上长的脂肪肝,该肝脂肪含量丰富,所以口感细嫩滑腻香软。鹅肝的吃法很多,冷热皆宜,常吃的不外香煎和制酱。香煎鹅肝绝不能超过五成熟,切开后应该有粉红色的肉质,煎过火候的鹅肝,颗粒粗大,纤纬老化,口感落了下乘。鹅肝真正的美味还是冷吃,那种丝绸般的滑、奶油般的腻、淡淡的腥香,入口即化,再来一杯干白葡萄酒,确实有此物只应天上有的感觉。鱼籽酱当以里海出产的黑鲟鱼籽最为名贵,其次是鲑鱼也就是三文鱼的红鱼籽酱。鱼籽酱只宜生吃,加热会让它加重腥味,质感变粗。鱼籽酱的配菜必须很淡,才能衬出鱼籽酱的原味:冰凉、晶滑、淡腥。   
    欧洲各国都有让人流连忘返的美味,不过欧洲人普遍都喜欢把通过冷藏杀毒的鱼肉、牛肉、猪肉用盐腌制后直接食用。这种带着淡淡烟熏味的肉制品,有着生肉的质感,有着动物的淡淡的腥味,确实可以让人食指大动。我就喜欢吃这种熏制的三文鱼,比日本料理中沾芥末的三文鱼刺身更能保持体会到三文鱼细腻的肉质。游牧文化抚育出来的骨骼粗大、体毛茂盛的西方人比起农耕文明环境成长起来的纤弱而细腻的东方人口感上更倾向动物肉体的生、腥本味,美食中保持着奢血的快感,而貌似斯文的东方民族的肠胃则喜好把美食的体验建立在动物的痛苦和挣扎中。东西美食的差异,其实不过是残忍与血腥距离。饮食,本质上是族群文明的风向标,东西两种文明的比较,其实也包含在这两个词汇中。不要杀生了——万物皆有灵!
    然而人们可曾想到,在20世纪末的一个晚上,我从湖南卫视看到这感天动地的一幕时,我忍不住恸哭流涕!青海省有一个沙漠地区特别缺水。据介绍,每人每天只有靠驻军从很远的地方运来3斤定额的水量。3斤水,不光饮用、淘米、洗菜……最后还要喂牲口。牲口缺水不行,渴啊!终于有一天,一头一向被人们认为憨厚、忠诚的老牛渴极了,挣脱缰绳,强行闯入沙漠中一条运水车必经的公路。老牛以惊世骇俗的识别力,等了半天,等来了运水的军车。老牛迅速顶上去,运水的战士以前也碰到过牲口拦路索水这样的情形,但那些动物不像老牛这样倔强。 部队有规定,运水车在中途不能出现“跑冒滴漏”,更不能随便给水。这些规定,看似无情,实则不得已,这每一滴水都是一个人的“口粮”啊。沙漠中,人和牛就这样耗着,持续了好半天,最后甚至造成了堵车。后面的司机开始骂骂咧咧,有些性急的司机用汽油点火试图驱走老牛。可老牛没有动,泰山一样,不放松。直到牛的主人寻来。牛主人愧疚极了,操起长鞭狠狠打在瘦弱的老牛身上,老牛被打得浑身青筋直冒,可还是没有动,最后顺着鞭痕沥出的血迹染红了鞭子,染红了牛身,染红了黄沙,染红了夕阳。老牛的凄惨哞叫,和着沙漠中阴冷的酷风,显得那么悲壮。一旁的运水战士哭了,被堵车的司机也哭了。最后,运水的战士说:“就让我违反一次队规吧,我愿接受处分。”他拿出自己随身的水盆,从水车上放了3斤左右的水,放在老牛面前。  
    老牛没有喝面前以死抗争得到的水,面对夕阳,仰天长啸,似乎在呼唤。晚霞中,不远的沙堆背后跑来一头小牛,受伤的老牛看着小牛贪婪地喝完水,伸出舌头,舔舔爱子的眼睛,孩子也舔了舔母亲的眼睛,沉寂中的人们看到了母子眼中的泪水。天边燃起最后一丝余辉,母子俩没等主人吆喝,在人们的一片静寂无语中,踏上了回家的路。二十世纪的一个晚上,当我从电视里看到这让人揪心的一幕时,我想起了劳作的苦难的母亲,我和电视机前的许多观众一样,流下了滚滚热泪。
另外就是动物舍身尝毒救了30余人。“如果不是赛虎以身试毒,阻止了我们吃有毒的狗肉,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啊!”回忆起三年前发生在九江市林业驾校那一幕,刘师傅还心有余悸。
    那是2003年11月28日下午,刘师傅在菜市场买了一条已经死了的狗带回驾校,食堂的厨师炖了一锅狗肉,准备晚餐时给30多位职工改善生活。肉香四溢,把一群刚出生的小狗崽们引到了食堂。一位职工看见狗崽来了,就夹了一块肉给它们吃。忽然,狗妈妈赛虎突然冲过来,用双爪紧紧地护住地上的肉,一改往日对“儿女”们的慈祥,对着小狗崽们发出凶狠急促的吼叫,不让它们吃。一条小狗试图走近妈妈撒娇,被赛虎一掌掀出门外,其他的狗崽儿见状四散逃跑。小狗崽们离开了,赛虎对着地上的狗肉又连叫了几声,但几十个职工丝毫没有理会,继续准备吃狗肉。见众人没有反映,赛虎显得有些急躁,来回绕圈子,对着锅里的肉继续吼叫。职工们以为赛虎想多要点肉,就又夹了几块给它,但赛虎将肉拢在爪子下后,还是不吃,仍一个劲地吠。于是,大家就懒得理它了。
    赛虎见食堂里的人越来越多,而且都聚在锅边等着吃肉,开始对着锅拼命狂吠,声音一阵比一阵大,一次比一次凄厉。见众人还是没有反应,赛虎猛地从地上跳起来,发出绵长而凄凉的呜咽声。听到妈妈的哀嚎,四只小狗崽儿冲了进来。赛虎用湿润的鼻子挨个儿亲吻着每只狗崽儿,伸出粉红的长舌舔净最小一只幼犬身上的污垢,然后泪水长流。但紧接着,赛虎就冲到最前面的人群里,用头撞击人们的大腿,可人们还是不能领会它的意思。突然,赛虎坐在地上,一边流眼泪,一边凄惨哀叫。长嚎一声后,赛虎将地上的三块狗肉吃掉了……不到十分钟,赛虎就在地上痛苦地翻滚、抽搐,然后七窍流血,含泪毙命。见此情景,几十名等待吃狗肉的职工都惊呆了!锅内狗肉竟然有毒!事后,经卫生防疫部门化验,食堂所炖狗肉竟含有“毒鼠强”,含量足以杀死一头壮牛。因为赛虎,30多人的生命才得以获救。
   “我以前常听义犬救人的故事,以为那不过是传说,但这样的事竟然发生在我自己身上。”三年过去了,刘师傅依旧万分感慨:“死狗是我买来的,如果出了事,我是怎么也脱不了干系的啊,是赛虎救了大家。”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