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居士交流 >> 正文

散文:寻找管村镇石佛寨的遗迹

2016-05-22 08:02:40 来源:达州佛教网 浏览:1899
  内容提要:散文:寻找管村镇石佛寨的遗迹

 

散文:

寻找管村镇石佛寨的遗迹

                                                                                                                    

                                                             王忠权

   

17岁就参军离家的我,在部队奔波25年很少回老家,即便回家也是匆匆地回又匆匆地走,对自己出生长大的家乡有着传奇而优美的故事却知之甚少。最近驱车沿国道542线(原达巴路)穿过铁山隧道,向管村镇走三公里的南泥沟,发现石佛寨早已失原来的雄姿,许多景点已荡然无存,只有极少的景点还有点痕迹。50年代修的达巴公路将原石佛寨一分两半, 左边的小寨门变成了简易的小庙,雄伟的山寨被人们取走一亿多方石料,用于修建达巴公路、管村粮库、学校、医院、民房,将五十多亩山寨削矮了二十多米,变成了十分茂盛的柏树林。右边的观音殿、弹子路(路名现在还用)变成了农田和村道。

                 石佛寨小寨门遗址

            油房村村干部及坟主人后代指认宋代石狮

我出生在原达县管村镇村坪村和金擅镇四、五村的中间油房村,该村六社85岁的陈如礼老人领着笔者沿着遗址详细介绍;我爷爷在世时对我讲:四百多年前,这里是座陡峭雄伟的石山,上面覆盖着茂盛的葛藤被称为葛藤山。有一天有个人称程和尚的行脚僧人到此,看好险峻的石山独立群山之首,山上有泉有松,周边烟火兴旺的优越地势,便去万源、宣汉一带,寻找寻在唐天宝年间(公元742年)唐玄宗为满足宠妃玉环食新鲜荔枝的喜好,建起1000多公里专供荔枝运输的驿道,沿途那些雕刻造像。程和尚请来会雕刻佛像的王艺人,以精湛的技术在朝管村方向的大崖壁上,用绳子缠身,用了整整三年时间才雕刻出一尊58平方米大的释迦牟尼佛石像,该石刻工艺流畅,笔法细腻,是当时达县地区境内最大的石刻佛像。随后在山上建起寺庙和修起了山寨,从此,人们改葛藤山称石佛寨,附近的管村、金擅、大堰、赵固、九岭、桥湾、度市、复兴等地来此朝拜的信众络绎不绝,香火非常旺盛。

               陈如礼(左)、王忠义(右)在指认和尚井

                  油房村六社的官帽山

我们首先来到南泥沟遗址,老人如数家珍地介绍这块风水宝地:向管村方向右边是座仅次于石佛寨的石谷子山,山上有一块约八米长、三十多吨重的青石兽像,传说是从天上贬下凡尘的犀牛,它头向着管村镇尖山村的方向仰望,取名叫犀牛望月。石犀牛的右侧,有一个坝子,中间有九个高低不一的石礅,是用于走向雕梁画栋观音殿的。殿内是三米高的净瓶观音的青石雕像,两侧的善财和龙女栩栩如生,而今只用几块片石砌成不足立方米的小神龛,供着被毁观音圣像的碎片,搭着厚厚一层红布,留着一大堆香脚,足以说明此处的灵验。可惜在农业学大寨时,原金檀公社党委副书记赵本先要求大家要“铲平重石子,填平南泥沟”,使此山变成了平地,周边建起民房和种起了麦子,原来的古迹被毁得无影无踪。左边是重石子景观,山上有许多奇形怪石,特别是一些大石头上面还承着数千斤的小石头,当地人就取名重石子。紧挨重石子是进入石佛寨的小寒门,四周全是陡峭的岩石,酷似西外龙爪塔朝阳寺的山形,非走山门不能上山。从南泥湾要走五百步梯子才能到寨上,五百梯是指望能出五百僧人或罗汉。只要走上石佛寨,就让人大开眼界,首先看到的是能装58方水的整块大石缸遗址。原来没有抽水机,靠数十人从小寨门右边和尚井里挑水到缸里供几百人用,井里至今还有清澈的水,供附近村民食用。庙里的僧人圆寂了,也统一埋在小寨门两边,原有几十座和尚坟的石料全部用作它用,坡地也砌成梯地。大石缸附近是石雕的几对鲤鱼和七雄献艺。背靠小尖山,面朝油房沟的大雄宝殿在寨子中间,两侧是僧人住的僚房,前面是山门,形成一个四合院。再向管村方向延伸是二百多平米的内操场和千多平方米的大操场及炮楼,专供寨上的僧人练武和观察周围情况用。文化大革命武斗的时候,造反派也躲在炮楼指挥武斗。从大操场到油房沟是一条宽大约半公里长的弹子路。60年代中期将庙子改成学校,我去上学就从弹子路走去,经常去大雄宝殿看工艺精美的石雕佛像、菩萨像和罗汉像。再向管村方向就是大寨门了。最不可意思的是,在大操场向小尖山那边,一整块大石头上有一洞,洞内刻有观音菩萨像,多次显灵为信众消灾免难,治疗疾病。1796年(嘉庆元年)白莲教大起义波及四川许多地方,达县也不例外。1938年5月12日一伙人以白莲教名义想来寨里抢佛像,刮佛身金衣,观世音菩萨立即化现天大将军身,挥着大刀,吓得来抢劫人员屁股尿流逃跑了。有位商人带着美妇,也想来寺庙发财,因行为不俭点也突然暴死。在大雄宝殿后面的松林坡,有一棵三人合抱的黄桷树,在树的侧边有一个石缝浸出泉水,将石头也滴成盘子形洞,浸水终年不干,清澈微甜,传说是观世音菩萨赐的甘露,被老农唐林用木盖罩着,附近的人生了小病,就去喝那水后病好了。国民党一个师长听说此处灵验,也带着家眷来来烧香祈福。1958年大办钢铁和“文化大革命”运动,石佛寨也劫运难逃。为炼钢铁和修小学拆寺庙,大雄宝殿两人合抱的木柱子下面竟有三只活乌龟,两条红蛇,寿命都在两百多年左右,见了阳光几天后才死了。带头毁灭佛像艺术品的张廷金三天就从悬崖上摔下断成数块死了,唯一幸存的一尊财神石雕像,还保存在现在的小庙里。从雕刻的工艺和流派来看,距今大约有三百多年历史了。据在石佛寨打石头多年的王忠义回忆:小时候也看到过崖上的巨大佛像,不过上半身都因取石而没了。随着人们天长日久地取石料,崖上的石佛像也惭惭地消失了。更为神奇的是,1998512日,他们在打开一块整石头时,里面有个空洞,洞内有个正方尺大、呈棕色的古代磨墨的砚台,砚台周边的万字形清晰可见,也许有人知道其价值连城,互相争抢想占为己有,被在场无知的冉启富和冉启贵两兄弟,用铁锤打烂了。据当时略知玄学的王家兴老人说,如果不被毁坏,管村镇或油房沟村必定出一个大文豪。随同的村干部还讲起了八社狮子坟与石佛寨相关的故事,那对大约出自宋朝时期的石狮子,其石材也取于石佛寨。村文书蒲善瑞找了坟主的后代蒲善荣前往查看,居住在狮子坟不远的杨大如老人介绍,要不是今年正月十四那场山火烧了齐人深的毛草,你们很难发现那对石狮和附近的金鸡和野鸭。我侧面的这座山,站在对面看很像一顶官帽,也像古时金圆宝。我爷爷在世时给讲,这是蒲耳的坟,他的第十代后人蒲中生尚还健在。他是金檀镇人,两个儿子在宋朝末期都考上了举人,请人从石佛寨取来石料为父母修了很大坟山,除坟上雕刻房屋花鸟外,两边还雕刻了两尊石狮守护。60年代修三社看银桥(就是前面所讲银山),就将此坟拆了,把石头抬去修桥,石狮子撬到一边,现在只能看到埋土的半边石狮了。

村书记陈传毅说,对石佛寨寺庙的毁灭,也是对我市艺术魁宝的毁灭,如果不是人为的破坏,荔枝古道的痕迹也许还在。我们恳请市、县政府文物管理人员来考察,搞好好传统文化的教育。目前,我们做了大量的前期工作,如借国家退耕还林政策,对石佛寨已进行全面绿化,对珍贵的宋代石狮加以保护,如能对寺庙恢复重建,将把石狮请回聚在寺庙,再修天然氧吧的养老院,结合石佛寨有丰富的石料资源,探索石雕工艺发展之路,促进好乡村旅游。

                   吨水缸遗址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