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站外佛教新闻 >> 正文

一座别致的法王寺

2020-02-09 22:00:01 来源:达州佛教网 浏览:382
  内容提要:一座别致的法王寺

 

一座别致的法王寺

                                                王忠权 释传智 李成琼

提起泸州市合江县的法王寺,不少人都知道它是一座气势雄伟,殿宇频多,建材以丹霞石为主修建起来的皇家寺院。历史悠久,禅净双修的正法道场。正在春暖花开的阳春三月,我因去接一位师父回达州组建念佛堂,通过拜访住持德祥和尚、监院广钟法师和对寺院参观后,对寺院初步了解后感到很特别,能分享给您,也感到无比的荣幸。

祖师殿堂的无言铭记

也许您会问,为何不先介绍其它景观和殿堂之类的,却偏要先介绍法王寺的祖师殿堂,因为根深叶才茂,寺院兴衰多与住持法师的修持有关。法王寺始创于唐代,其间经历了唐末战乱,宋末兵祸的多次毁坏。元明时再建,又毁于明末的兵燹和匪乱。到清朝乾隆年间,已经是庙宇倾颓,仅存大殿和三石田产。乱定思治,当地洪、杨两家先人聚众商议,派人去成都聘请高僧住持寺务,弘扬佛法。乾隆五年,成都三圣寺高僧实心和尚(法名广遂)来寺,率众徒开田造屋,植树种地,振兴了法王寺,继承破山派系,以禅宗临济门为宗,兴佛参禅。从临济宗第35世广遂和尚开始,历经际可、本惠、慧源、悟莲、德峰、果山、祖波、超尘、正法、东方、源隐、朗空、慈相14位方丈。乾隆五年广遂和尚住持以来,倡导百丈禅师的“一日不劳一日不食”,勤于劳作。乾隆27年坐化。在寺22年培修了大殿、天王殿、东西两廊,积金千余,置田七业,圆寂后骨灰分葬肇隆寺、塔垣、龙风坪。再看看这几宗师的典范,就会发现他们的典范感召后人,让人铬记。

六代德峰,临济宗第40世,嘉庆22年至道光9年,任法王寺方丈期间仿重庆华岩寺布局,重修了大雄宝殿、天王殿、东西两廊、火祖殿、方丈堂。由于建设多用红色丹霞石料为柱、廊和壁,后人誉为“天下石工第一”,生前言:死后从简省费,不垒坟不立碑,骨灰葬普通塔。

七代果山,临济宗第41世,咸丰年至同治10年任住持。果山颇通诗文,书法尤工,乃法王寺中兴之祖。还清寺院累欠债务不说,又大兴土木,建成了现在所见法王寺的巨大规模。同治元年,修建四山寨门,以为守备。同治十年,命其师弟果端、果钦等,乘危远适,结伴遐征,上京师奏请皇上,颁赐抄写柏林寺藏经。请领法王寺方丈代慈禧太后修行,钦赐“法王禅寺”匾额,成为川南黔北十方丛林,年入有三千七百石田租,百号僧众入住寺院,开创了法王寺鼎盛局面。

十一代东方.临济正宗第45世,自幼从艺于高朋山,擅武术精医术。云游四海,参禅少林寺以后,受聘为法王寺住持,后公选为方丈。他再次振兴法王寺,抗日战争时期创办法王寺佛学院,礼聘汉藏教理院太虚大师为名誉院长,请重庆缙云山的印顺法师为导师,演培法师为教务主任,于 1941年开学,教授佛教哲理和国民常识,培养众多僧俗人才,曾兼任四川省武术协会会长,传播了川南一派武术和气功,1943年圆寂。

该寺不仅将祖师的画像立存,而且都有简传,是其他寺院少有的。他们为何这么做,德祥法师这样告诉笔者:把距今二百多年的历代祖师画像及简要事迹保存下来,是让祖师为榜样,无论是修持还是处事,当以先师为典范,传承师德,在修持方向,处理日常事务,都会少出差错。长江后浪推前浪,在继承祖师优良品行的基础上,更要有创造性发展,才不愧对祖师遗德和遗训。正是这样,法王寺才兴盛至今。

大智若愚的德祥法师

初见现任法王寺住持德祥法师,给人一种憨厚、木纳的感觉,通过细细交谈,才发现他是精力充沛,深谋远虑,智慧超常。德祥法师除念佛、坐禅双修外,主要精力全部用在寺院复建和远景规划上,把他在《金刚经》中修得的智慧全部用于荷担如来家业上。

1991年,才17岁的德祥法师,在泸州方山云峰寺出家为僧,19岁受三坛大戒,先后在成都文殊院空林佛学院、四川省佛学院、中国佛学院求学,后派驻尼泊尔中华寺。2000年闭关两年,回泸州方山云峰寺。2003年任法王寺住持时,摆在他面前的是文革时期留下残缺不堪的千年古刹,他没有多想就立下弘愿:一定要恢复振兴法王寺以及东方长老、太虚、印顺大师开创的法王寺佛学院,让法王寺成为当今的正法道场。弘法应以正信、正见、正行为出发,以念佛往生极乐为归宿点,觉知佛法不离世间法,在生活中践行佛法,闻思修相结合,使佛法在世间法中升华,建立道风纯正、清净庄严的学修道场。为实现这一弘愿,德祥法师一心扑在寺院建设上,对遗存古建筑进行保护性的维修后,新建了念佛堂、陈列馆、斋堂、住宿楼、图书馆、书画院等多处设施。新修建筑除全部保留古建筑石木穿斗结构,突出传统石工风格外,还彰显人与自然的天然和谐,形成寺院建筑与周边原生态园林环境浑然一体。寺院教学功能和清净学修环境有机融合,使这个占地2000亩的寺院,外观以森林为基础,花卉为特色,集科普、教育、观赏为一体的综合性森林公园,实际是汇聚着古建筑、历代雕刻、书画等艺术,处处传承着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极大提高了法王寺整体文化影响力和文化品质。当您走近时,可以看到以丹霞石建材为主的艺术家居住地和创作基地,皇家寺院留下的诸多宫殿、楼阁,佛学院、艺术品展览馆、佛文化碑林、表法石门、历代各类水缸、书画院、磨子、禅堂、闭关房、历代高僧安息塔林,让人在审美中修行、在修行中悟法。

法王寺佛学院的前世今生

法王寺位于法王寺镇后山凤凰岭西南侧,旁依一千亩的茶山,可远眺合江县城、赤水、笔架山、丁山,风景秀丽,视野极佳。临济宗第45代传人东方长老,在1941年的抗战时期,为教化众生明白佛法是一种圆满至圣的教育,一切理义都可以在实修中得到圆满的证实。据法王寺1942年(民国31)所立《法王寺复兴碑记》载:“师鉴既往之失,由于僧之不僧,由于僧之不学佛经大义,茫乎未闻,荡检逾闲,为世诟病,痛定思痛,惟设学育僧,使僧有学,而佛法倡,佛法倡而信仰众,久之大规,乃可永树。于是创建法王寺佛学院。”从中可以想到东方院长创办佛学院的初衷,是本着传承正信佛法,改变寺院僧人素质底下、不阅藏读经的陋习,与辛亥革命时期的蜀军副都督夏亮工协议创办。东方长老亲自任院长,礼聘汉藏教理院太虚大师为名誉院长,印顺法师为导师,演培法师为教务主任,聘请当地学者和法师刘畴九、夏亮工、吴汪甫、张耘九、王玉芬、刘美唐、粱鸿举、贾维祯、里文澜、释朗空、慈相、常澈等十三人为院董,被当时川黔滇社会各界誉为战乱中佛教界的一大盛举,全国各地的僧人闻讯纷纷前来求学,时有一百多人听课,吸引重庆,浙江、广东等地著名的法师来佛学院讲课,佛学院轮流派出任教法师也赴各地名寺参学交流,以提高讲经说法的水平。为把佛学院办成特色学院,自创办以来。建立了一套完整规范的教学制度,讲学纪律严明,按照禅堂规定执行,并书写布告于墙上,迄今依然历历可见。现代中国佛教史上颇有影响的印顺法师和演培法师,为学僧们教授了多门课程。先后开讲了《金刚经》、《印度佛教史》、《中观论诵》,印顺导师讲授课都由演培法师记录,再由印顺法师修改而陆续出版。他负责指导教师如何教学,鼓励学僧们认真学习。佛学院开办三期后,东方长老积劳成疾辞去院长,后由林芳法师接任院长后,坚持到1949年才因多种原因停办。8年为四川、重庆、贵州、云南等地寺院输送了近千名戒律严谨、学识渊博的优秀佛教僧才,有的还成为享誉世界的佛学大师。法王寺原住持明仁及演谛、洪能法师均是佛学院首届毕业生。已故中国佛教协会咨议委员会主席、重庆市佛教协会会长惟贤长老,已故贵州省佛教协会会长海会长老等,都曾在法王寺佛学院聆听太虚大师、印顺导师、演培法师、东方长老等的开示。

德祥法师感悟“十年树人、百年树木”的深刻哲理,一心一意要恢复重建佛学院。在法王寺四众弟子的共同努力下,目前正在紧张筹备中。规划的佛学院,教学将以专科专修,短期培训为主,重点为佛门培养僧才,为在家信众传授佛教教理,将中国儒家、道家等传统文化融会贯通。

物馆展示的雕塑艺术

临走的那天吃过早饭后,我把想比较详细介绍法王寺的意图给德祥法师汇报后,他很高兴并带我到院内念佛堂下面的博物馆参观。当大门打开后,呈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尊尊或雕或塑佛、菩萨像,这些雕塑作品非常齐全,塑像材料有铜、石、陶、木、泥等。从人体上看,有全身、半身、头部的;有正面、侧面的;从动作姿势上看,有读经、听经的,有凝思、喜悦的;大的比真人高大,微型的只有寸余,皆是栩栩如生,神形维妙维俏。我们从一楼走向负二楼,每一层楼展示的大小佛菩萨像有几千件。问起德祥法师哪来这么多佛、菩萨像,如何鉴别雕塑年代及艺术风格,残缺的怎么办?他边走边告诉我:我从进入佛门就有一个愿望,尽可能把民间佛教艺术品尽量多收集一些进行研究,真正弄懂佛教雕刻艺术对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做出的巨大贡献,让人们明白佛教是至圣圆满的教育。我刚入佛门时,在一些寺院看到当今塑的佛菩萨像,都是具有现代气息,完美庄严的,而古代没有电脑设计,全凭人脑构思、手工雕刻,各个时期佛像艺术究竟有什么特点,让人们从雕像的外表就知是何朝何代的。于是,我就想到在法王寺建佛菩萨像雕塑博物馆。目前,馆内有上万件作品,年代可追塑到汉代佛法传入中国开始,到唐、宋、元、明、清、民国历朝历代都有。有的是从破旧寺庙找到的,有的是花钱请来的,不同年代雕刻和塑造的佛像,都有不同特点。

佛教在古印度诞生三、四百年后,经中华祖先引进中土,距今有两千多年了。再经过与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相融合,已经深深融入不同时代的思想意识、生活习惯之中。佛像造型及所持器物的形象和意义等也因各个朝代文化不同,雕刻艺术也随之千姿百态,越来越近于中国化。如十六国时期佛像多为金铜佛像,并且大多是青铜。头部为束发式高肉髻,小型佛像以磨光式肉髻居多,并且无发纹,大型佛像多为分绺式,有分组状发纹,背光一般为同心圆形,眼大横长呈杏仁状,目光平视,鼻梁高挺。容貌端庄清秀,神情平静温雅。佛座为造型简单的四方台,或四足束腰须弥座。

北魏时期头部多为磨光式或分绺式肉髻,面相方圆略瘦,额头较宽,大眼横长。身着通肩式或袒右肩式大衣,呈U型或V型对称分布,衣纹深刻线条隆起。佛像或坐或立于四足台座上,背光多呈莲瓣形。菩萨脸型方中带圆,头挽高髻并戴冠,眼大,鼻高,唇薄,面相端庄慈祥,姿态自然,身体匀称。上身袒露下身穿裙,肩披帔帛,锦带下垂交叉重叠,造型颇为完美,毫无做作之感。北魏后期的佛像面相清瘦,脸型呈汉人特征,额头高宽,眉清目秀。肉髻较高,发髻除磨光和浅水波式外,又出现了螺发,并且发髻拳卷以右旋式居多。大衣有通肩式和袒右肩式,但更流行的是南朝文人的褒衣博带,衣下摆褶皱重叠,线条流畅细腻。

北齐时期面相丰润,面型略长,五官线条柔和,头部肉髻较为平缓,多数不刻发纹,即使有也是浅雕式的螺型发纹。身材修长,肩宽腰细,呈筒圆型。上身多穿僧衣,外着敷搭双间式外衣,下身着裙,衣服轻薄贴肉,衣纹线条简洁。佛陀的神情温和端庄,质朴淳厚。立像多为身躯扁平,侧面看腹部向前凸起。菩萨像面相丰润,端庄秀丽,头戴化佛冠或花冠,宝缯下垂至肩,裙褶处细密流畅,但不外飘。北周时期雕像则是头长腿短,身体矮壮,略显笨重。衣纹线条简洁流畅。帔帛变宽,呈三角型搭于两肩膀上。佛像整体比例失调,体躯肥硕敦实,姿势多为简单的僵直而立。

隋朝雕像丰颐足额,面相丰满圆润,眉毛纤细,鼻梁挺直,唇线分明,神情平和。头部较大,下身较短,比例略显失调,身材粗壮。腹部稍稍突起,躯体有弯曲感,身体重心前倾。姿势较为僵硬,造型稍显呆板,缺少飘逸的动态美。佛像头顶肉髻,螺发;菩萨多戴花冠,璎珞粗大下垂至膝部,束冠缯带和帔帛向两侧低垂。

唐代的面相丰满,头部为螺型或水波式发型,肉髻相对于隋代较为高耸,大耳下垂,神情庄重而又不失慈祥。身材比例匀称,结构合理,体态丰腴,饱满,袒露的胸肌起伏变化,写实性较强。体态自然舒展,具有很强的动态感。衣饰有通肩式,袒右肩式和褒衣博带式,更多的是方领下垂式,衣料质感柔和轻薄。台座多为束腰式,有六角,八角,圆形或花口形底边。衣纹流畅,下身衣褶悬搭于座前若台布,鎏金泛红。菩萨像脸庞圆润,曲眉丰颈,五官秀美。上身袒露至腹,帔帛斜挂;下穿罗裙,腰部有束带。服饰华美,帔帛环绕,璎珞小巧精致,衣服轻薄透体,纹线流畅自然。体态丰腴,腰肢扭动,身体呈S型,动感强烈。手持杨柳枝或执甘露瓶。如佛弟子迦叶以往削瘦老迈变得刚毅壮实,天庭饱满,目光深沉;阿难则体态丰润,年轻力壮,眉目清秀,神态平和,温柔敦厚。天王力士像头部梳拳形髻,眉毛倒竖,双目圆睁,嘴型大张。天王身披铠甲,脚踏夜叉;力士上身袒露,下身着裙赤脚,多是半弓步的姿势,挺拔雄健。飞天像面容妩媚,身材匀称,体态婀娜,飘逸自然,长裙紧裹双腿,双脚外露。

宋辽金时期佛像更具有浓厚得人间烟火气息,写实性较强。这时期石雕衰落,木雕则异军突起。头顶肉髻,呈螺式发型,但肉髻趋于平缓,螺发与肉髻之间的髻珠更加明显。两肩宽厚,体态丰满厚实,上身偏长,下身略短。佛座平面盛行方形,圆形和六出花口形,方台上的铺布中间呈半圆形,两侧下垂呈三角形。菩萨面庞丰润,宽额丰颐,容貌端庄秀美,神情慈爱详和,身材匀称,服饰的衣褶流畅,凹凸有致,木雕观音最具特色。有的头戴高冠或三叶形宝冠,面颊圆润,眉毛修长,两眼似闭未闭,鼻挺唇薄。上身袒露,项挂璎珞,帔帛绕肘;下身着裙,线条流畅,衣饰飘洒自然。莲座盛行束腰大仰莲式,莲瓣肥硕,尖端略向外翘起,下层多为三层台阶状或是俯莲,造像则躯体壮硕,宽肩阔胸,写实性强,施彩敷色讲究华丽繁缛。

元代雕像脸型丰满圆润,面相清秀靓丽,表情恬淡柔和。肉髻高耸,多为带三叶或五叶宝冠。躯体健硕,肩宽,腰细,胸部丰满。菩萨袒露上身,胸佩璎珞,璎珞的颗粒较大;下身着裙,纹络简洁。莲花台座的莲瓣肥大饱满,底沿外卷面部为倒置的梯形,五官紧凑,蜂腰长身,姿态妩媚。菩萨则高乳丰臀,具有印度巴拉王朝造像风格

明代佛像面相丰润,细眉长目,高鼻,薄唇,额头较宽,大耳下垂,表情庄重而不失柔和。身材比较匀称协调,衣着轻薄贴身,线条流动柔和,衣褶转折自若。菩萨肩宽腰细,袒露上身,身资婀娜,呈S型,璎珞,佩饰精密繁复。宝冠叶片作镂空状,正中叶片呈弯月形,为明代特点。台座为束腰式仰覆莲座,造型宽大,莲瓣宽肥,呈一周对称分布。木雕罗汉衣服边缘刻细碎的花纹,是晚期造像常用手法。仰覆莲座,边缘连珠纹一周,莲瓣圆润,底沿外卷,有明显的时代特色。金水成色足,黄中泛红。衣纹流畅,生动曲折,腿部装饰略呈椭圆形群褶。

清代雕像脸型方圆丰润,丰颐宽额,五官精致,双眼传神,身体比例协调,造型优美。多着汉式衣服,衣纹呈放射状,衣褶曲折生动,帔帛较宽大。胸前所饰的璎珞,串珠,雕刻的极为精美细腻,华贵高雅。莲座底沿明显外撇,莲瓣规整,莲瓣扁平,一般只围大半,具时代特色。对于部份残缺雕刻,我们根据已存部分,鉴别其年代后,按当时风格进行修补,力求尽量恢复原形。

听完德祥法师信手拈来的介绍后,使我豁然明白:原来佛、菩萨像雕塑还有这么深的玄妙,从交谈中也无不感到他在佛菩萨像塑造方面有很深的研究,难怪他费尽心血要建造这个在全国寺院少有佛菩萨像博物馆。

颇有创意的佛文化碑林

在新修钟楼、鼓楼之地,德祥法师指着岩下池塘里一根根长4米、边长0.4米的丹霞石柱告诉我,他们在继承寺院优秀文化的同时,请高僧大德和书法家把佛经警句、偈子用楷、魏碑、隶书、篆几种汉字体写出来刻在石柱石碑上,让人们参观后过目不忘,潜入其心,独创佛文化碑林。这样,不仅是增加了景观,关键是全方位、多角度地展示了佛教文化。该项目占地250亩,以南北轴向进行对称式的规划布局,整个碑林区以七宝佛塔为中心,依照坛城式样向心布置三千佛字碑。碑林周围建立以佛祖释迦牟尼生平事迹为主题的“鹿野苑”,弘扬佛法智慧的“佛慧苑”,大明广场和夜明广场。碑林的南面入口处,拟建长约30米,高4.5米的千佛照壁。佛字碑林以“三千佛世界”为核心,将中国传统的书法艺术与博大精深的佛教思想相融合,使佛教文化与书法艺术的完美结合。成为佛教文化与书法碑刻相结合的宗教艺术胜地。这样让每一个来参观、游览的人看了,能够铭记在心,从而让佛文化影响他的人生,为净化人心,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将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该碑林的兴建,是西南地区、乃至全国唯一的以佛教文化与书法碑刻相结合的佛字碑林,甚至可以说是全世界的唯一。

表八万四千法门的各类石门

面向法王寺山门的右边,有一块10多亩的山地,有近百座不同形式不同朝代的石门,它到底有何用?是为造景观还是有其它含义?这些门有简易的,两根石立柱,在上面横一条石头就是一门。也有一般的,在两立柱上刻着楷体、魏体、隶体、行书体和篆体字的对联,这些对联都是对佛教中的妙语,横杠石上有一些雕花装饰。更有繁华工艺的石门,这些石门不仅在立柱侧边有衬花,顶上或半圆形,或带锁的,或做成牌坊式的,无论是立柱还是横杠上都是精工雕刻,极尽奢华,有的甚至有图案故事。在佛教中,历代祖师在讲法时都讲一个共同的话题,说本师释迦牟尼佛为度不同根性的众生,开设了八万四千法门,有难有易,就看我们大地凡夫的根性适合哪种法门了。德祥法师这样告诉我们:我们进入寺院或回到家里都要经过一道门,只有跨进门才能到达目的地。学佛也是这样,如果每个人不进门能修佛成功吗?这门有难有易,如在一个山峰顶点可观奇妙风光,但必须经过艰难险阻入一道门才可观尽,如果不入这道门,你能看见吗?从凡夫经过佛教法门到达到入贤入圣,就是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就是我们日常修行,如精进专志修行,很快就经过一道法门,到达目的地,相反是达不到的。德祥法师不经意的一句话,让我明白了这么多门的表法意义。

 

记得有一个神奇的传说:在清风阵阵、松涛声声的西山上,矗立着一个雄奇壮观的石门,内藏有无数的金银财宝,石门若被打开,人们将受用不尽,但需找到打开石门的咒语和钥匙。千百年来,人们殚精竭虑,寻寻觅觅,想开石门的人,留下了一个又一个成与败的故事。岁月悠悠,一个个人都在门前徘徊,留下了“吾将上下而求索”的誓言和“哀民生之多艰”的千古叹息,最终都没有越过这道门,宝物自然也没得到。那是什么原因没有越过这道门呢?千千万万人修行,罕一人得道?皆因“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自以为是障碍,不肯老老实实地践行好佛法,找不到开门的钥匙及咒语,徒有空叹!

让人铭记水缸的表法

水缸诞生年代无法定论和查考,但它总是默默为人类生活带来诸多益处,需要它时没有表功,不需它时随便搁置一边,没有怨言,学佛人有多少具备这种品质?在距寺院后山左边十多亩山地上,有大大小小近千口石质水缸,有的缸体上面已长满了青苔,缸沿被磨得下陷。水缸受当今自来水便利的冲击,在城市已基本绝迹了,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用整块无缝石料凿成水缸,不仅选材上难度极大,在雕成过程中更需要石匠精湛的技艺。水缸在历史上的地位和人们日常生活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尢其是没通自来水的农村、离城区远的寺院、道观和重点文物之地仍然发挥着巨大作用。笔者细看这里的水缸造型很讲究,各具特色。从形状上看有圆形、方形、条形、八角形、半圆形、倒伞形、八卦形、槽形等。从雕饰上看,外壁多数为素錾路,部分有动物图案,有文字对联、单体字和漏空雕,更有的水缸中间有隔,有的直线形,有的成S形,无不彰显中华雕凿艺术。一般平民百姓用的水缸简朴,在寺院和皇宫里用的水缸则很繁华、做工精美。为防火灾,笔者曾在达州原石佛寨见过可装30多吨水的石缸,真佛山德化寺、开江金山寺新工艺雕凿的石质水缸,不仅呈腰鼓形,可装几吨水,外壁还有诸多人物故事。水缸的作用是多方面的,除盛水外,装饰、防火、调理风水外,还可能被当作临时磨刀石,有些水缸经历千百年,口沿留下了一道道深浅不一的凹口。

与水缸相关的故事也很多,如101911月出生的司马光,有次跟小伙伴在后院里玩耍。有个小孩爬到一口大陶瓷水缸缸沿上玩,不小心掉到水缸里。眼看同伴快被淹死,其他孩子吓得边哭边求救大人,他却从地上捡起一块大石头,使劲将水缸砸破,缸里的水流出,被淹小孩也得救了。

古时候没有消防车,很多人家庭院里都有大水缸,尤其是有钱人家,不仅有水缸,且样式美观又精致,放在庭院中最显眼的位置,代表着在庭院摆设里不可或缺的地位。据统计皇家紫禁城中最先有308口大水缸。八国联军入侵紫禁城时,竟用刺刀刮去缸上的金子,至今还存累累刀痕。在如此讲究的皇宫大院中都放那么多水缸,更何况效仿皇家的普通人家呢?风水学上说,在有群山环绕的地方安家很好,尤其是有河流或是泉水为最佳,若现实达不到,那再不济家里也得开口井或者放个水缸。古时没有自来水,古人们如果不在家里开口井或放个大水缸,用水时就极其不方便,离水源近的人家还好,住的离水源较远的人家必须到几里外甚至更远的地方挑水。人们总喜欢讲“三个和尚没水喝”的故事来讲述合作的道理和挑水的艰难。古时缺水还有导致瘟疫,如《史记》中记载:“大旱。衡山国、河东、云中郡民疫。”,《旧唐书》记载:“福建等道旱,井泉多涸,人渴乏,疫死者众”。缺水,不仅使庄稼不能生长,也使百姓口渴难耐,人体极度缺水又会使免疫力下降,生了疾病从而引发瘟疫也就不难想象了中国的古代建筑大多采用木材建造怕火烧。紫禁城是中国瑰宝聚积地,也是历代皇帝位高权重的象征,也曾被多场大火烧得面目全非。据记载,明朝时紫禁城发生了多次“天火”和人为火灾。

第一场大火就发生在它刚建成的第二年,金銮宝殿被“天火”烧得只剩下瓦砾。隔了20多年,到公元144110月才重新建成了三大殿。第二次大火发生在1557年,“奉天、谨身、华盖三殿灾”。这场大火损失及其惨重,在位皇帝纵容奸臣严嵩和赵文华出卖官职搜刮财富,到1562年重新建成,改名为皇极、中极、建极三殿。第三、四次大火发生只相隔了一年。第三次,乾清宫和坤宁宫被焚毁,第四次烧毁皇极、中极、建极三宫。到1626年才建成皇极、中极、建极三殿。这两场火灾造成了全国性的灾难。《明史·食货志》中记载“三殿工兴,采摘诸大木于湖广、四川、贵州,费银九百三十余万两。”到了清代,紫禁城也起了很多次火,好在没造成多大损失。原因在庭院内放置了大量的水缸,并且,放置的还极其讲究。在皇帝眼中这些大缸是吉祥如意保太平的,所以,他们也叫吉祥缸或太平缸。根据制作的材质被分为铁缸、烧古青铜缸和鎏金缸。在皇宫里,不同的地点会放置不同的缸,为了能更好的防火,也为了显示皇家的富贵和权利,作为紫禁城中最重要、面积最大的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到乾清宫这一条线上,放置的都是能装最多水、制作最精良的鎏金缸。据乾隆年间《奏销档》记载,鎏金铜缸每口约重一千六百九十六公斤,光制作这些缸花费了五百多两白银,再加上缸外覆盖的一百两黄金,共需费至少白银一千五百两白银。夏天这些缸需要杂役每天照看,及时的添水和换水。到了冬季给这些缸盖上缸套,到了来年春天才把缸套收起来。为不让缸里水结冻,在底部点上火。祖先很有智慧,放一缸就能起到这么大的作用。不仅是庭院的装饰物,更是极大的便利了日常生活和防火,所以现在很多人家庭院里放有水缸,无论是作为什么用途,只要善加利用,都能发挥它最大的作用。

从古至今,水缸在人类生活中起着多大的作用,然而人们随着城市化,不少人已将水缸淡忘。德祥法师的智慧在于,要让人们看到历代祖先是多么有智慧,不忘万物之恩,正是佛教所讲事物都是互相联系的,一切有情于我们都有恩,应感恩万物。

笔者之所以没介绍寺院其它殿堂,是因为一般的殿堂,其他寺院都有,无非大同小异,都是可以想象得到的。而我们介绍的恰好是其他寺院都没有或少有的,关键还在于它的表法和启示,对所有佛教寺院和学佛人是值得深思的,这就是给您介绍别致法王寺的目的,也是参观完法王寺的个人心得体会和一家之言。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